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彩妆 > 正文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五零六 质量问题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凉山新闻网

    当天下午,龙城镇某茶楼内。

    我一边用手机玩着水果忍者,一边对身边的周桐交代道:“再给你表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咚咚咚!’

    周桐拿起手机,还没等拨号呢,一阵敲门声就响了起来,周桐咧嘴一笑:“飞哥,人到了!”

    “好!”我闻声放下手机,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

    ‘吱嘎!’

    包房的门被推开之后,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迈步就走进了房间里。

    “表哥,你来了!”周桐看见中年进门,起身迎了上去,随后指着我道:“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负责酒楼建设的韩飞,飞哥,这是我表哥,朱顺。”

    “哦,你好,韩老板!没少听周桐跟我说起你的事,才二十出头就走到这一步,少年英雄啊!”朱顺听完周桐的介绍,过来跟我握了下手。

    “表哥,你别这么夸我,我这人最不禁夸,还有,你也别称呼我老板了,叫我小飞就行!”我按照周桐的辈分跟朱顺打了个招呼,对沙发做了个请的手指:“坐着聊!”

    “哎,好!”朱顺点了点头,拎着已经磨掉一层皮的手包,迈步坐在了沙发上。

    双方坐下以后,朱顺这个人明显不善言谈,一直拘谨的挫着手掌,也不吱声。

    见对方半天不说话,我率先开口:“朱哥,我听周桐说,你以前就是干装修的?”

    朱顺点点头:“啊,我十七岁就跟着村里的老师傅干装修,干到现在,也快十几年了。”

河南治癫痫好的医院     ‘哗啦!’

    听朱顺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底了,把身边的档案袋递给了他:“那请你看看,类似于这种设计图的装修,你能做吗?”

    朱顺闻言,伸手就把图纸和档案那些东西拿出来,很快铺满了一桌子,安静的端详起来。

    十五分钟后,朱顺抬头对我笑了笑:“韩老板,不,小飞。”

    “哎!”看见朱顺憨态可掬的样子,我被逗的一笑。

    朱顺也跟着笑了笑,随后指着装修示意图:“你这个图纸,有问题。”

    “有问题,不会吧?”我看着图纸下面的落款:“这张图可是聘请市里工程院的专家给设计的。”

    朱顺从自己的破皮包里拿出一直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的,很快圈出了好几处地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说话间,朱顺又圈出了七八个地方:“比如说这里,为了扩大一楼的西餐部大厅,要直接把原有的承重墙拆掉,这将来一定是个巨大的隐患……还有二楼的中餐部这里,就为了放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喷水池,直接就把消防通道给取消了,将来一旦除了意外,里面的客人连跑都跑不掉……剩下的就是三楼的这个走廊,采用螺旋楼梯和扶手,艺术性固然很高,可是设计装潢的人却忽略了三楼的环境,那里都是独立的包厢,里面吃饭的肯定都是非富即贵的有钱人,一旦他们喝醉酒从这里下楼梯,只要稍微一踏空,下场非死即伤……另外还有这里的天花板,采用这种彩绘涂料,将走廊顶端汇成星空,看起来视觉冲击力很强,但天花板上面就是排水管道,一旦泄露,没有防水材料的衬托,墙皮用不了几天就得脱落……说白了,这些设计院的专家最然创意感很强,但是有的时候也太过于注重美感,很容易将一些细节忽略。”

    听完朱顺的话,我有点意外的看着他:“没想到你这个人平时不说话,一聊图纸,竟然能挑出来这么多问题。”

    “呵呵,我就是个草根出身哪里治癫痫比较好,论艺术素养,肯定比不过那些专业设计的人员,但是要论实用性,我比他们谁都清楚。”朱顺咧嘴一笑:“都是在工地一块砖一块瓦垒出来的经验。”

    “行,那这些地方就按你说的改。”看见朱顺的专业性挺强,我瞬间托底:“就按照咱们之前说的,这个活,我扔给你了,好好干,如果这个活你干的漂亮了,以后度假村再有其他装修的活,我会试着帮你说句话,但是你如果做的不行,将来也别怪我赶你走。”

    “放心吧,这事我绝对干好!我这就回去组织施工队,尽快把这个摊子给你支起来。”朱顺站起身,很感激的对我鞠了个躬:“除了我之外,我也替周桐的母亲谢谢你了,你们的事周桐都对我说了,如果没有你,他母亲绝对坚持不到现在。”

    “别这么说。”我连忙伸手扶住了朱顺:“周桐是我弟弟,我帮他是份内事。”

    “小飞,啥也不说了,你放心,酒楼这个活,我就当是给自家盖房子,绝对给你弄得板板整整的。”

    ……

    解决完了施工队的事以后,我下午又回到工地跟明杰进行简单交接,清点了一下之前运过来的沙子、水泥那些东西,第二天下午,朱顺就带着一众工人到了工地,随后紧锣密鼓的投入到了装修工程里,我之前没接触过这些东西,看也看不懂,于是就把杨涛和史一刚安排到了工地看着,自己很干脆的当起了甩手掌柜。

    朱顺这个人的确很细心,装修开始的前三天,他们一伙人根本没干活,而是一直在测量着酒楼的数据,打算彻底确认无误后,再开始动工。

    这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用微信摇一摇呢,朱顺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走了进来,看着我不断地甩手机之后,他呲牙一笑:“咋的,手机漏电了?”

    “漏什么电,我撩妹呢。”我坐起来看了看朱顺手里掐着的诺基亚1100,摆了下手:“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你过来有事啊?”

   &n运城看癫痫病专科医院bsp;“啊,我们这几天实地测量了一下酒楼的面积,发现有两处跟图纸上不一样,位置在……”

    我一看朱顺又要说这个,顿时开口打断了他:“算了,这些事你跟我说了我也不懂,下次你对杨涛说就行,他心细。”

    “我跟小杨说了,可他说这种事是大事,还是得告诉你一声,这样大老板问起来的时候,你心里也有个谱。”

    “好,我知道了。”我拎起水壶沏了两杯茶水之后,递给了朱顺一杯:“我不是说了么,但凡图纸跟建筑起了冲突,一切以你的认定为准,这方面你比我专业,我既然敢用你,就肯定信得过你。”

    “哎!好!”朱顺被我夸的脸一红,继续道:“飞,我跟几个工头商量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准备准备,尽早开工。”

    “行,一会我跟小刚打个招呼,让他把伙食给大家弄好点。”我听说朱顺打算开工,挺高兴的应了一句。

    “小飞,开工之前,还有个事你得办一下。”

    “嗯,你说。”

    “咱们工地之前进的那批水泥和沙子,得全部换掉。”

    “换沙子?”我一听朱顺这么说,顿时有点头疼,因为之前我跟明杰交接的时候对过账,目前账面上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已经运来近三分之一的高规格水选沙,价值大约在十几万块钱。

    “没错,咱们目前的水泥和沙子全部都不达标,就拿沙子来说,像咱们这种高端的酒楼,用的沙子至少得是过两遍筛网选出来的细沙,可刚才我去仓库检查了一下,咱们之前运来的几批沙子,全部是直接从河床挖出来那种混着泥土和石头的粗砂,这种沙子就连盖房子都不安全,更何况是装修这种细活了,还有水泥,咱们如果想把细节做好,标号至少得用42.5的,而咱们仓库里的那些,全是私人作坊出来的东西,我让施工队的老师傅看了看,他说那些水泥都是标号还不到32.5的残次品,而且是积压了儿子患上癫痫病1年,要怎么为他治疗癫痫病呢?好几年的货,一大半都已经结块了,说句难听的,这种水泥就是砌一条水泥路,都不合格。”朱顺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么跟你说吧,之前来的那些材料,完全是一堆生产失败的废料,还有不知道在那个山头挖来的土,市场价值相当于零。”

    “有这么严重吗?”听见朱顺的话,我脑子一下就乱了,之前东哥跟我谈的时候,酒楼装修的预算是按100万算的,他多给我们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也就是说等这个活完事了,杨涛、史一刚我们这些人,一共才能拿到二十万左右,而明杰这批货出了纰漏,我如果捅到东哥那里去,大家的脸上谁都不好看,而我要是想瞒着,也就意味着这十几万的残次品,全得由我们买单,那这个活就算白干了。

    朱顺看见我的神色,有点为难的开口:“小飞,我听杨涛说过,之前负责酒楼装修的是薛明杰,而你们又是兄弟,所以这件事我本想瞒着你,但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我兜不住,既然我给你干活了,就得对你负责。”

    我点了点头:“你的做法没错,这样吧,你先想办法找个理由,尽量把开工的工期往后拖两天,在这之前,我肯定会把你需要的材料给你准备好,还有,那批材料不合格的事,只有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对外人说。”

    “行,等你把材料准备好,给我来个信。”朱顺听完我的话,也没问原因,简单寒暄几句就推门离开了。

    看见朱顺离开的背影,我十分犯愁的嘬了下牙花子,十几万的工程材料,这个数额是我无论如何都承担不起的,更何况就算我打算替明杰把这个烂摊子接下来,那花的也不止是我自己的钱。

    可是如果我不打算管这件事,那我跟明杰刚刚缓和一点的关系,就会再次跌至冰点,何况在廖凡凡的事上,明杰还帮了我很大的一个忙,这个人情我还没还呢。

    在房间里独自踌躇良久,我略显烦躁的拿起桌上的车钥匙,直奔明杰负责的工地赶去。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