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GMGC北京2017圆桌论坛:东南亚市场是无限的吗

时间:2018-07-13来源:凉山新闻网

跟越南一样,菲律宾的信用卡普及率不到3%,只有2.5%的人有信用卡,80%的人都是用别的方式去支付。现在我们要去想怎么样让这些人为游戏支付,第三方应用商店有助于我们增加在东南亚市场的收入,不光是在菲律宾市场,在其他的东南亚国家也是如此。

由GMGC主办的第六届全球游戏大会(简称:GMGC北京2017)今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正式拉开帷幕。从3月15日起至3月17日,为期三天的这场全球游戏顶级盛会将带您连接未来。本届大会以“Connecting·Future连接未来”为主题,内容涵盖游戏、未来科技、直播、电竞、IP联动、VR等多个领域,此外GMGC还将携手资本方共同打造“文化创意”与“科技创新”的国际双创峰会。来自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重磅嘉宾及行业大佬们将带来精彩的主题演讲和对话环节,共同探讨初心、精品游戏制作、流量变现、游戏出海、海外市场、页游端游、数字产业等众多热门焦点话题。

Forest Interactive CEO Johary Mustapha,SohaGame Co-Founder & Business Director,Martin Ha

Redbana CEO Justin Kim,Coda Payments President Paul Leishman与MDEC Senior Manager, Strategy & Policy Creative Content & Technologies Jasni Zain以“东南亚市场是无限的吗?”为题展开精彩圆桌论坛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大家好!我是来自Forest的主持人Johary Mustapha,我有一些问题,首先请每位嘉宾先介绍一下自己,以及你们的公司,还有你们平时的工作地点等等。

Martin Ha:我是Martin Ha,我来自SohaGame,我们是一个发行商,主要在东南亚市场来做。现在我们在越南是最大的一个手游发行商,在2015、2016、2017年我们都是最大的发行商。在前十的游戏当中有7个是我们发布的。我们在行业里已经有七年的经验,这是大概的情况。

Justin Kim:大家好,我叫Justin Kim,我来自Redbana,Redbana是一个开发商,我们遍布美国、欧洲和东南亚的市场,我们主要发布PC的游戏,包括RPG游戏。最近我们刚刚发布了一个手游,这个游戏我们也是发布到了美国,它现在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也到达了前五的位置。我们这个公司的结构不太一样,我们在美国加州有办公室,在马尼拉也有,我们在美国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人工智能的团队,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营销队伍,跟Google和当地的企业有一些公私合作。在马尼拉的团队有很多公司内部的开发团队,当然我们也有游戏执行的团队,当然还有社区管理的团队等等。所以,我们这两个团队是共同合作的,首先我们降低运行的成本。第二,这样我们其实是一个24小时运行的一个公司,因为量变有时差,所以我们两边刚好可以互补。我想谈谈东南亚市场,重要的一点是谈谈到底怎么样在东南亚的市场取得成功。

Paul Leishman:大家好,我叫Paul Leishman,我来自Coda Payment。它是一个支付的平台,我们主要做东南亚市场,我们的市场主要是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越南、中国台湾,还有缅甸,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发行商找到一个好的平台,然后找到他们合适的一个支付渠道,然后帮他们在本地进行成功的运营。我们也跟很多很大的中国公司合作,百度、YY等等。

Jasni Zain:大家好,我是Jasni Zain,我来自MDEC,我们是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公司,我们主要希望有更多公司和投资者能够来马来西亚去投资。我们跟大家最重要相关的可能性就是如何去创建一个生态系统,然后能够帮助大家把游戏更好的扩展到马来西亚。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谢谢大家的介绍,我们知道东南亚是一个国家,大家不停在聊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等等。Martin Ha请跟我们谈谈东南亚市场。因为我去越南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对于我们这儿的印象已经过时了,你不了解我们现在的情况。所以越南市场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增长还是非常强劲吗?现在具体情况是什么样?

Martin Ha:从今天上午到现在我看到很多中国人都认为越南市场是非常有潜力的。的确,越南市场发展的很快,尤其在过去两三年里。去年越南整个市场规模达到8.15亿美元之多,但是现在这个市场正在放慢,因为增速已经从去年18%降到了现在的15%。越南去年的游戏发行商收入增长的特别快,去年越南发行了216个手游,也就是说每两天就会有一个新的游戏进入市场。

癫痫病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很有意思,韩国在菲律宾有一些游戏开发室,为什么选择菲律宾呢?可能是出于成本,出于游戏本身的设备商供应,菲律宾市场现在就你们的经验而言,怎么样?选择菲律宾是否只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呢?有没有考虑进入到其他市场?

Justin Kim:实际上我们进入菲律宾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跟菲律宾很多游戏开发公司在合作,我们的经验当中发现最难的点在于沟通,所以我们先在越南和泰国积累了经验。最大的问题在于语言的障碍,在泰国这些国家。但是,在菲律宾语言会好很多,因为在菲律宾没有任何的语言障碍。第二,工资。菲律宾的工程师也好,还有程序员也好,比中国、美国和欧洲的工资水平要低6倍。另外,从语言的角度上来看,菲律宾的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很有意思,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角度,我一直以为选择菲律宾只是因为成本而已。Paul Leishman你们公司在东南亚发展的也非常好,我也是来自亚洲市场,我看到信用卡的潜力很大,这是否是你们成功的因素之一呢?在信用卡之外有没有做一些其他的选择?

Paul Leishman: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我们所在的这个市场是我们成功的根本原因,我们大多数的合作伙伴是中国公司,我们很开心的看到中国公司他们开发出了非常专业,非常高质量的内容,而且预算做的也很好,帮助我们很顺利地进入东南亚市场。在过去的几年里,尤其是就印尼市场而言,我们所看到的就是这些非常大的专业公司在开发好的内容,而对这个区的增长而言,我们的贡献就在于解决了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让已经获得的用户为我们创收。在东南亚有一些不同的支付方式,这些不同的支付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你必须要选择这些信用卡之外的支付方式才行。Coda 这个渠道的收入实际上占了我们收入的70%到80%的比例,还有本地的一些支付渠道,像东南亚的这些支付公司占的比例是非常之大的。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Jasni Zain,您来自马来西亚的一个政府单位,我看到你们在东南亚非常的活跃,最近还发布了一份报告,介绍了这个区域游戏行业的数据趋势,这也是关于东南亚市场非常重要的一份数据报告,你们在东南亚市场做了很多工作。根据这些数据,你们认为这个东南亚市场是否有增长潜力?

Jasni Zain:毫无疑问,可以说这个地方潜力无限。我们试着在和行业协会去合作,因为谈到东南亚市场,大家都知道这个区域由很多个国家组成,它增长潜力达到两位数,全球增速最大的区域之一。作为一个区域,它是由不同的国家组成的,我们在看待整个游戏行业和本地的游戏行业发展这个趋势的时候,知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在单个国家能够单飞的阶段。我们也在2015和2016年的报告当中都谈到这一点,我们现在需要找到的是这些大的六个国家,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菲律宾之间的公因子,这六个国家当中能够获得成功的公因子和一定会失败的这些公因子,从新加坡,每个国家都面临着自己不同的挑战。比如说一些国家是在于它可持续的支付方式。

同时我们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一个长期目标,就是政府应当考虑的人才引进问题,这是我们所遇到的共同的挑战。这两个大的问题,另外就是行业协会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我们相信在中国,在大城市,比如在北京推广游戏的时候,他们行业协会的影响力很大,在东南亚地区,这一点每个国家情况都不一样,有很多会员在印尼他们也有一个协会。所以不同国家在这个方面是不一样的。在进入东南亚市场的时候,意味着我们进入的是六个国家,六个不同的情况,而不是一个大的区域。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下一个话题,我们来看第三方支付。Martin Ha我看到你好像有很多要说的。第三方支付对于我们整个收入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呢?在越南信用卡普及率很低,第三方支付实际上是不是对你们起到了帮助?是不是帮助你们创收了呢?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Martin Ha:实际上信用卡在我们收入当中的占比不到3%。我们在东南亚地区会跟谷歌支付,苹果支付开展很多合作。另外,我们必须要去提供第三方支付,在越南市场。另外,第三方支付实际上它的占比非常高,能占到55%,特别高。所以,现在我们有一个政策,就是去鼓励大家使用信用卡支付,如果说用户用信用卡支付,我们就会给他增加6%的虚拟货币作为一个激励措施,在过去两到三年里,我们实际上是在教育用户转变他们的付款方式,这样从我们的角度上来看,就可以减少第三方支付方面占的比例,因为这方面我们支付的佣金是很高的,有时候达到16%。另外,如果不停的去使用苹果,或者谷歌支付,想要长期在这个区域发展,必须要充分发挥第三方支付。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那在东南亚市场呢?我们必须要把眼光放的更远,要超越苹果支付,还有谷歌支付,要想在整个东南亚市场究竟怎么取得成功?在菲律宾市场,你们刚刚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您觉得这个是否在未来会在这个市场再推出一个张家口羊癫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新的应用商店?还是说这只是你们的一个实验。我四年前在新加坡看到有同样的做法,当时失败的一塌糊涂,菲律宾您的经验是什么?

Justin Kim:跟越南一样,菲律宾的信用卡普及率不到3%,只有2.5%的人有信用卡,80%的人都是用别的方式去支付。现在我们要去想怎么样让这些人为游戏支付,第三方应用商店有助于我们增加在东南亚市场的收入,不光是在菲律宾市场,在其他的东南亚国家也是如此。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Paul Leishman,我知道你在这些第三方支付系统上非常有经验,跟很多APP开发者、游戏开发者有过合作的经验,你们一起开发了Apple Pay和Google Pay之外的支付系统,这个对于你们而言怎么样帮助你们更好的鼓励用户支付?跟这些开发者一起合作的过程顺利吗?比如你说我们在东南亚市场需要的支付方式更多,不能说只是Apple Pay 、Google Pay。

Paul Leishman:我觉得这是一段旅程,三年之前,当时我们试着教育大家第三方支付多么的重要,现在做起来简单多了。如果由发行商进入东南亚市场,其中应该有80%的人都会做出这个选择,因为没有第三方支付在东南亚发展不了。我们讲到第三方支付,或者替代支付的时候有多种方式。第一,账单,在大多数市场,就是在大规模的市场当中所获得的最好的方式。另外,还有卡,比第一种方式有的时候更便宜一点。另外,银行直接转账,还有在便利店进行现金支付,这些当然是最便宜的方式,对于消费者最便宜的。所以,对于我们而言增长最快的就是银行转账,这是我们获取大玩家付费主要的方式。这就要想如何帮助付费最高的玩家提供最便宜的支付方式。我觉得大多数人在看替代支付方案的时候是因为他们必须要这样去做。因为如果只使用Apple Pay在东南亚市场是行不通的。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再问Paul Leishman一个问题,比如Google把应用放在应用商店里面,他们说基本上你在应用里面可以做所有的操作,如果他们发现这儿有一个第三方支付的方法,他们就说,我已经有一个支付渠道了,所以我们不要做第三方。所以,你们觉得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就是我们是不是有其他一个版本的APP的商店呢?

Paul Leishman:因为我们经常不可避免地被问到这个问题。首先,我们一定要采用这个第三方,然后在网页上面和你的APP之外也要进行第三方支付的一个推广。不管你是Google Play,或者是iOS。第三,你一定要在网页上做渠道的宣传或者渠道的分发,必须要应用第三方支付,并且采用的是这个版本,有些时候它可能很复杂。所以,如果这个比较复杂,你可能要采用不同的APK。现在我们知道在越南有很多非常不同的流行渠道,你看到有很多的网站和很多的APP的应用商店。所以,这也是一个分发的市场,一个分发的渠道。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Jasni Zain你是来自一个政府机构当中的成员,所以,作为政府的一员,对于东南亚的游戏市场,你觉得你们是不是非常支持这样的生态系统。因为有些人会问,你们到底怎么能够得到投资,或者从MP这儿拿到一些资金。所以,我想问你如果一个外国公司想要在马来西亚做生意,他们要进入马来西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另外在马来西亚好像我听说你们的这个税是比较高的,而且有五年的税期,是这样吗?

Jasni Zain:确实是,因为现在的投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了,我们很愿意去帮助这个公司,20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做多媒体,然后我们也经历了很多这方面的一些教训。我们为什么要走出东南亚呢?我们不仅仅是游戏的领域,我们必须要跟其他政府去合作,因为很多的政府都是做一些后台的工作,比如东盟等等,我们也有一些政府相互之间的交流。其实很多政府它是做一个后台的工作去影响这个行业,实际上更多地是激励作用。我们希望更多的企业来到马来西亚,因为我们可能在这个政策方面会有一些优惠。尤其是对于技术型的公司,我们有很多的优惠政策。

所以,我们再来谈谈资助、资金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就是钱的话题。因为我们在马来西亚,我们说经济的计划,我们说钱,我们说资助的时候,马来西亚的政府实际上就是想要吸引好的公司到马来西亚来,并且尤其是希望一些带着技术的公司来到马来西亚。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希望给他们提供的这个环境是他们能够得到足够的回报的,把他们留在马来西亚。在资本,或者货币的角度来看,对我们来讲,它也创造了就业,另外也增加了GDP,另外有知识转移,或者在知识产权方面,在技术上给我们更多的创新,给我们增添一些内容。十二年前,在马来西亚我们几乎没有创业行业的,我们现在这个创业行业已经是70亿的规模了,并且创业行业它还一直在增长,不断的在增长。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我们是不是会一直来把我们的重心和资源放在这儿呢?

Justin Kim:我觉得会是的。

主持人Joh滨州羊羔疯哪家医院治的好ary Mustapha:你说的税收优惠是非常大的税收优惠,这个公司是不是值这么多税收优惠呢?

Paul Leishman:我觉得是的,我觉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是非常有趣的国家,因为他们的政府非常支持,但是在菲律宾我们的政府做的就是我们有一个机制,就是每一个游戏公司都是联动的,我们用的是自己的预算。希望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市场,我们也非常希望来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国家。

Jasni Zain:我再讲一点,就是印度尼西亚也是遵循了我们的一些经验,我们其实是学习了新加坡的经验,所以我们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不仅仅是公司在相互学习,政府之间也在相互学习经验。在工业层面上,我们在印度尼西亚有很多的项目,这些项目能够帮助公司,帮助很多不同的伙伴增添他们的动力,并且来交流想法。因为有些时候进展非常缓慢,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些政府的助力,然后最终让市场有一个突破。

Martin Ha:实际上在越南我们是没有像这种政府这么大力度的支持,但是在越南其实我们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行业,在越南会有很多的发行的授权方面的一些要求,每一个授权都需要你花6个月时间去获取,并且每一个游戏都有每一个的授权要求。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是专家,因为我们非常清楚这方面的规则。所以,如果在座的你们非常想要来到越南,进入这个市场,我们非常希望跟大家合作。不管是一般性的游戏,或者是棋牌类游戏,不论是什么样的游戏,在越南你要拿到这个授权都是相对复杂的。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在越南要发行一个游戏真的要一个授权吗?

Martin Ha:确实是的,需要,在越南要拿到这个授权是非常难的。而且这个授权一个是你的描述内容的一个文件,所以在越南要拿到发行游戏的授权非常困难。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现在谈一下东南亚的市场,它的移动端的渗透率已经到达百分之百了,基本上已经有七亿的移动端的用户。所以,我们看到这个智能手机的用户,我们知道50%的智能手机的渗透率在新加坡可能是85%,菲律宾和印尼可能稍微低一点,但是基本上东南亚就是50%的渗透率。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四亿新的智能手机的用户进入这个市场。所以,Martin Ha这对你们来讲是不是一个新的潜在的市场呢?相当于是一个新的收入呢?因为这些新的智能手机的用户,是这样吗?可能是不是你们研发方面也有一些新的启发呢?对于Justin Kim来讲也是,是不是你们要增添更多的渠道呢?因为我之前看到刚刚那位演讲给我们展示了那么多的支付渠道,非常眼花缭乱,支付渠道这方面会有什么样的计划呢?所以我们听听几位嘉宾的意见。

Martin Ha:智能手机真的为我们开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市场,五年前我们只知道页面游戏,PC游戏,对于非常有经验的玩家来讲,很多老玩家现在都转移到了移动端,我们看到现在游戏也是渗透到了不同的领域和人群当中,你的家里的妻子、孩子。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市场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个蛋糕越来越大。所以,在我们的平台上超过40%的用户其实是女性,她们在玩一些舞蹈的游戏等等,我们在对她们做一些调查的时候,实际上大多数女性的玩家她们说这个是我玩的第一个游戏,然后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游戏上面花钱。以前可能她们会跟她们的男朋友说,你为什么这么蠢,要在游戏上面花钱,她们不理解。但是,现在她们也开始玩这个游戏,并且为此支付。所以,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我们要思考如何服务这些新进入市场的用户。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Justin Kim对于你来讲是不是有一些新的研发的活动呢?

Paul Leishman:现在在东南亚有三亿五千万的移动设备,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未来。菲律宾的玩家他们非常喜欢设计游戏,还有其他的小游戏都有,所以只要他们有一个合适的支付手段,这个市场潜力将是很大的。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您觉得未来是不是有很多付费方式,比如在直播平台上,这方面大家觉得挑战是什么?

Paul Leishman:让游戏发行商更多的结合本地市场,我们会增加切实有效的支付方式。谈到智能手机的渗透,这是非常可喜的增长,在印尼、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都能看到这个市场在不断的增长。在过去十年我看到最有潜力的市场是缅甸,在十年之前缅甸一张信用卡都没有,而且信用卡当时一张卡一百美元,而且当时移动的通信证非常少,政府的税达到百分之百。我们知道缅甸这个国家,他们从固定电话直接转移到了智能手机,现在短信发展的非常之快。缅甸发展的速度非常之快,他们直接从固定电话转移到智能手机,把中间的老式手机直接跳过去了。现在在缅甸根本没有谷歌支付。所以大家必须使用本地支付方式,需要以这些方式去吸引愿意付费的缅甸用户。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刚才大家谈到在缅甸智能手机的渗透率达到百分之百。可以说从渗透率来讲是全球领怎样治疗小儿癫痫病先的,对于缅甸这个过程来讲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手机用户不断增长,在这个趋势之下,我们看到是不是会有更多投资者进入?比如中国投资者。

Jasni Zain:我们当然希望如此了。除了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外,我们增长潜力会非常巨大,从投资层面来我们会进一步吸引外资,希望看到更多的中国企业进入到不光是马来西亚,进入到我们整个东南亚来投资,因为这个区域非常多元化,增速非常快,当然我们有自己的挑战,这是不可避免的。非常欢迎大家来到我们东南亚地区投资。因为这里有很多细分市场,这些细分市场可能会给大家带来非常大的商机,比如在马来西亚,中国商品的消费是非常之多的。实际上超过本地区的其他国家,在印尼,有的区域对游戏的忠实度是非常之高的。这种手机渗透率的增速本身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们也非常欢迎投资者进入本地市场。我们作为这个区域的政府机构,我们会为此做好准备。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会为它做好一个基础的准备。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我们发现排行前20的AppStore当中的游戏,东南亚地区,其中6-7个都是有中文的,他们有的时候就只有中文版,没有英文版。这个是东南亚地区排行前20的游戏,是有这样的情况。大家觉得中国的游戏发行商也好,制作商、开发商是否能够从东南亚市场获得很多的收益呢?根据各位的经验,觉得东南亚地区的潜力是不是非常巨大?

Paul Leishman:对我们来讲绝对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成立的时候是五年之前,那个时候我们完全不知道会增长像今天看到的这么快。我们公司很多人都会讲中文,客户支持也好,营销也好,还有支持部门也好,财务部门也好,都会讲中文。我们整个的公司都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也看到很多中国公司在进入东南亚市场。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Martin Ha,在越南中国影响力也不小,很多中国游戏开发商在和越南公司合作,是不是这样?

Martin Ha:是的。在越南排行靠前的很多游戏是来自中国的,而且我们有八千万人口。而且去年我们一共发行了216个游戏,其中35%在第一年里就消亡了。所以,越南市场本身和中国非常类似,但是就游戏的品类而言有一些区别。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谈到中东北非的数据,谈到东南亚的数据,我们说全球东南亚的收入只占到3%到6%是真的吗?iOS和Google商店当中只占3%到6%是真的吗?是不是这些数据没有包含我们东南亚地区的第三方支付?东南亚能够贡献的总收入方面,是不是有更多的增长潜力?

Paul Leishman:肯定是这样,如果只看收入,东南亚除了新加坡以外的国家,实际上肯定会贡献很大的,你所看到的只占到了他们收入的一部分。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还有我们这个赌场类的游戏,在菲律宾我听说它整个收入贡献到了20%到40%,Martin Ha是真的吗?

Martin Ha:是的。越南很多游戏都来自于这种赌博类的游戏,赌场的游戏,他们创收高达一亿美元之多。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还有一个经常有人问我的问题,每次谈到东南亚市场,大家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东南亚市场喜欢什么类型的游戏?我们知道角色扮演游戏,RPG非常流行,每个人都喜欢RPG,是不是真的是这样,还是休闲游戏最流行,之前的圆桌讨论大家说如果去寻找这些鲸鱼玩家,他们是更喜欢RPG游戏还是什么?

Justin Kim:就菲律宾而言,RPG是占主流的。另外,还有要考虑的一个就是菲律宾不是说经济增长最快,最好的一个国家。所以,需要把价格在菲律宾市场相对调低,因为考虑到购买力情况。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非常感谢各位刚才的分享。

Martin Ha:如果大家有任何对越南市场想要了解的,欢迎大家跟我联系。

Justin Kim:菲律宾的游戏市场增长非常之快,我觉得现在大家进入东南亚市场的绝佳时机,如果大家有有关任何关于菲律宾市场,或者任何关于东南亚市场的问题欢迎与我联系。

Paul Leishman:如果大家想要进入东南亚市场寻求帮助,API方面的帮助,希望去找到能够帮助大家在东南亚发展的团队,我们随时愿意为您服务。

Jasni Zain:东南亚增长非常之快,所有的研究都说明了这一点,GMGC的报告也经常会谈到东南亚市场。进入东南亚市场一定不能忘了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有非常好的资源。我们现在的确面临一些挑战,进来的时候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但是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支持的措施。我们这几位先生有帮助大家进入这个区域的各种各样的方式。

主持人Johary Mustapha:谢谢各位专家,非常感谢大家关于东南亚市场的讨论,这里潜力无限,正如大家所言,非常感谢各位参加此次GMGC的圆桌讨论。

------分隔线----------------------------